相关文章

南京船员讲述与索马里海盗战斗内幕(组图)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qpmryp.com/

时间:2008年9月5日清晨;地点:亚丁湾海域

12月20日中午,傅明礼登上了从南京开往福建的火车,准备下一次的出洋远行。

1983年出生的傅明礼是南京六合人,已经有5年的航海经历了。但今年9月5日的历险,让傅明礼至今心有余悸。

那天上午,他所在的“金源门”号巨轮,在亚丁湾海域,遭遇了4名索马里海盗的袭击。海盗手持AK47半自动步,肩扛火箭发射器,在40分钟内连续发动了四次进攻。傅明礼和他的同事们用消防水龙、啤酒瓶等“武器”,一次又一次击退了海盗的袭击。

当初,海盗只偷几双鞋

傅明礼2003年毕业于南京航运学校(现江苏海事职业技术学院),不久就来到南京远洋运输股份有限公司上班,在远洋轮上做了一名轮机员,负责机舱内机器设备的维修和保养。

在普通人的眼里,出海航行是个很危险的历程,因为多变的海洋气候经常会吞噬来往的船只。但傅明礼知道,这些基本上都是电影里的虚假渲染,远洋巨轮上的高科技设备完全可以抵御风浪的袭击。所以,在傅明礼这些船员的口中,提到最多的不是风浪,而是“海盗”这个字眼。但在2008年之前,说起海盗,大家并不太在意。

加勒比海盗是船员常常提到的对象,但这些海盗的装备非常落后,他们没有火器,只带了一把刀去“做生意”,他们会趁着夜色偷偷溜上甲板,偷到船员的几双鞋就鸣金收兵了。而且,加勒比海盗也不常遇见。傅明礼的同事中有做了20多年船员的,都没有见过海盗的踪迹。

但2008年9月5日,海盗真的出现了——这次出现的海盗就是让人谈“盗”色变的“索马里海盗”。

这次,快艇突然来袭

2008年9月5日清晨5点,亚丁湾海域风平浪静,“金源门”号巨轮正以11海里的时速行驶在海面上。傅明礼就在这艘远洋巨轮上。

“金源门”号这艘两万吨的巨轮,装载着16000多吨的钢材和汽车吊等大件,于2008年8月15日从南京新生圩港出发,目的地是沙特的吉达港。

当时,傅明礼正在机舱值班。突然,船上的高音喇叭传来警报声:“有一条不明小船向我们靠近,请各就各位做好护船准备。”

傅明礼向往望去,果然,在大约6海里远的地方,有一条蓝色船壳的母船,它的尾部拖着一条小快艇。就在这时,母船停了下来,小艇则高速向他们行驶过来。傅明礼的心情非常紧张——平常,类似的小快艇也经常会遇到,但那些都是渔船或者军舰,都有各自的航线。现在,这条快艇正向自己所在的船靠拢,不是海盗又是什么呢?

“金源门”号立即加大马力,以12海里的最高时速行驶。同时,船上的30多名船员立即行动起来,他们拿起自制的长矛、消防水龙,搬出尚未喝完的几十箱啤酒,还有一切能扔的东西,全抬到了甲板上,准备还击。而船长、大副等人则坐镇驾驶台指挥。

啤酒瓶、水龙对阵AK47

装载着货物的货轮显然快不过小艇,15分钟后,快艇进入了船员们的视线——果然是海盗。只见小艇上有四名海盗,一个人操作快艇,一个人扛着火箭筒,还有两个人手持AK47半自动步枪。

当小艇靠近的时候,一名海盗向货轮挥手示意要求停下。船员当然不会听他们的,仍然保持高速行驶的状态;而且,船长要求把行进中的船左右改向,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产生汹涌的海浪,以便甩掉海盗船。

但海盗的驾驶水平实在太高了,他们的快艇在一人多高的海浪中来回穿梭,如入无人之境。就在这时,傅明礼听见了一连串的枪声,还有子弹射入钢板时发出的刺耳的金属摩擦噪音。看来,海盗真的要下手了!傅明礼和其他船员一起,躲在船舷的钢板后面,用消防水龙向海盗们扫射。他们还把没有开封的啤酒瓶当作“炸弹”,向海盗的小艇投掷过去。

高压水龙和啤酒瓶显然发挥了威力,小艇怎么也无法靠近巨轮。大约10分钟后,枪声停止了,傅明礼以为是海盗放弃了攻击。没想到一会儿后,枪声再次大作——原来海盗是在换子弹夹——他们发动第二次进攻了。

海盗多次进攻均被击

这一次,海盗变得“聪明”了,他们发现船舷右侧的“火力”有点猛,于是驾驶快艇悄悄溜到了船尾,希望找到突破口。但是,抵抗的船员们立即转移到船尾,再次向他们发动反击。子弹穿击钢板所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声音在傅明礼的耳边爆响。突然,一颗子弹嗖地从他身边穿了过来:原来,这颗威力无比的子弹穿透了钢板,幸亏傅明礼所在的位置离子弹还有10厘米左右的距离,否则他就中枪了!傅明礼当时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虽然海盗的第二次进攻又被击退了。但他们稍微停顿后,又发动了第三次袭击。这一次,他们来到了货轮的左边。傅明礼发现,他已经扔完了两箱啤酒,于是,他又拿起一些体积比较大的螺丝、卸扣等物,向海盗船砸去。这些用来捆绑货物的螺丝,每个足有半斤重,但海盗还是没被砸中。

梯子矮,海盗只好作罢

海盗在左舷的攻击仍然没有得逞。这时候,除了高压水枪还在发挥威力之外,啤酒瓶、螺丝、吃饭用的盘子基本都砸完了,货轮的“火力”正在减弱。于是,海盗决定还是从货轮的左侧入手,进行第四次攻击。

虽然船员拼死反抗,但快艇还是接近了船舷。他们拿出攀登船只用的梯子,打算登陆“金源门”号的甲板。但让海盗干瞪眼的是,他们的梯子矮了那么一点点,大约相差40厘米左右的样子,怎么够也够不上船舷——原来,原本可以装载19000吨的“金源门”号,这次只装载了16000多吨的货,导致吃水线上升。如果装满货的话,海盗肯定可以登陆甲板了。

海盗们知道,梯子挂不上去,就是货轮被逼停下来,他们也无济于事,因为登不上船。他们只好作罢,眼睁睁地看着即将到手的“肥肉”远去。

“金源门”返程再遇海盗

这次海盗袭击给船员们带来很大的心理阴影。第二天,当他们驶近红海的时候,突然发现前面有一艘小船,大家又被吓了一大跳,后来一看,是艘打渔船。

他们发传真到公司,要求休假,还要求提供心理医疗咨询。到达目的地后,傅明礼等10多名船员再也不敢坐“金源门”号返回了,他们选择乘坐飞机回到了国内。

当公司派遣其他船员来接“金源门”号回国的时候,又在亚丁湾遇到了海盗。但这次因为“金源门”号没有装载货物,速度比较快,海盗船没有跟上。但是,他们眼睁睁地看着有一艘货轮被海盗劫持了。

虽然安全回到了国内,但南京远洋公司认为,他们这种以停止正常工作的方式达到下船休假的目的,已经严重影响了公司船舶的正常运营,损害了公司的经济利益,为此公司对这些船员做出了行政记大过处分,还要求他们个人承担遣返船员发生的所有费用。

“‘振华4’号的船员击退海盗,得到了30万美金的奖励,我们竟然受到了处分,实在难以让人接受。”现在,傅明礼等人已经提出了劳动仲裁。下关仲裁委员会即将开庭审理此案。

(本组图片除署名外,均为海员邓桂剑提供) 现代快报记者 朱俊骏